服务热线:400-618-1863      会员注册

【舆情追踪】平度原村干部实名举报造假征地:不配合就下台
2014-03-24 17:36: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谁不配合就下台。”李荣茂对当初征地时,领导撂下的这句话记忆犹新。

“谁不配合就下台。”李荣茂对当初征地时,领导撂下的这句话记忆犹新。

  李荣茂是平度市杜家疃村原村委“文书”。

  昨日,李荣茂向早报记者实名举报称,2006年,平度市政府、香店街道办事处(注:现凤台街道办事处)“威胁”村干部、欺瞒村民,通过伪造村民指印、签名,制造假材料,将该村几乎全部耕地、三个块共计374亩地转为建设用地,其中包含火灾所涉地块。

  而就在昨日凌晨,平度官方发布消息称,“3·21”火灾所涉地块土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另据杜家疃村多名村民介绍,这些被征地为基本农田。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征用基本农田需由国务院批准,然而,官方材料显示,杜家疃村的征地手续由山东省政府批准。

  蹊跷的是,平度市国土局否认被征地为基本农田,却拒绝出示相关资料。这其中是否存在问题?火灾所涉地块规划、施工等手续是否齐全?

  平度官方称,向村里发放“青苗费”340余万元,但村民表示只领有200多万,剩余的钱哪去了?

  平度市国土局称土地收益减去成本的30%是征地补偿费,为何地卖了1亿多元,却只给村里604万,而且村民还反映没拿到?

  昨日,早报记者到平度市国土局、凤台街道办事处采访,但直到最后,诸多疑团还是未得到解答。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昨日再次就此次事件发表评论《“征你一头牛,补你一只鸡”该变变了!》。文章直斥,从农民手里征收一亩地不足8万元,转手卖给开发商123万,这笔“生意”真“划算”!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失去土地,如何安放生活?征地拒绝暴力,也应拒绝暴利!尊重农民话语权、议价权,按市场定价原则补偿,别让吃亏的总是农民!

  新华社中国往事昨日也发表评论表示,欲知平度真相,先查征地内幕。希望真相不要让我们等太久。

  另据法制晚报报道,中纪委监察部12388举报平台工作人员证实,当地村民向中纪委举报纵火事件已获受理。

威胁:实名举报者李荣茂:“有官员威胁要报复我儿子”

  李荣茂,杜家疃村原村委文书。

  昨日,73岁的他向早报记者实名举报称,平度市政府、凤台街道办事处2006年征地程序违法,伪造材料。

  自认是吃手艺饭的他,在2002年被选为村委文书。而在2006年开始举报后,他称,自己遭遇长达六个月的查账,但最后“没查出来一笔假账”。后来,和他相熟的平度市政府某官员给他写下“任职七年”的纸条。不过,2007年换届选举,他还是落选了。

  昨晚10时许,有律师称,李在接受媒体采访后,他的老伴说,担心被抓,他出去躲了。

  随后,早报记者拨通其老伴的电话,被告知李荣茂出去了不在家,没随身带手机。

  东方早报:当时街道办召集开会说征地,你当场反对?

  李荣茂:是的,不然你怎么跟村民交待。

  我后来通过法律途径,先后到青岛市政府和山东省政府举报。

  东方早报:刚开始,你是怎么做的?

  李荣茂:我去找街道办负责我们村的干部,还和他发生过争执。后来,街道办还有平度市的领导,都把我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东方早报:你举报,他们还让你做文书?

  李荣茂:2006年、2007年,他们都派专门的人查过我的账,有一次查了六个月,没有查出来任何问题。我的账要有一点问题,我愿意负刑事责任。

  后来,平度市政府一位官员来看我,给我写下了“任职七年、七年清廉”的纸条。

  东方早报:2007年你不再做村委文书了,是为什么?

  李荣茂:换届选举,没选上。

  东方早报:你老举报,被威胁过吗?

  李荣茂:有,有官员说,弄不住我弄我儿子。就这几天,还每天都有人来找我几次,意思就是希望我不要乱说。我都明白,但他们也知道我的性格,有的根本不敢开口。当时的村主任,也来找过我,还给我拿了盒茶叶,我知道他啥意思。

  东方早报:你几个孩子?

  李荣茂:两个儿子,都成婚了,也有孙子、孙女。

  东方早报:家人怎么看你举报?

  李荣茂:老伴哭过很多次,我有心脏病,她怕我一激动出啥事。

  东方早报:你担心被报复吗?

  李荣茂:担心。

  东方早报:你现在还要继续举报吗?

  李荣茂:我一直在举报。可以说,造假的事,其他知情的村干部,都被打过招呼了,不敢乱说,也就我会说。我已经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了。

猫腻:平度征地血案续:村委会被指伪造村民签名卖地

21日凌晨,一把大火将山东平度市杜家疃村农田里的一处帐篷烧毁,农民耿福林当场命丧火海,其他三人不同程度烧伤。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这场火灾有纵火嫌疑。

  23日凌晨,平度市委宣传部在其官方微博承认,开发商存在“少批多占”的情况。

 火灭烟散之后,留下的是征地矛盾、农民守地、蹊跷火灾、“补偿协议”等一系列疑问。因征地引发公众事件,在平度已经不是第一次。这究竟是块怎样的地?征地背后有没有不能说的秘密?

  21日公布的2013年国家土地督察公告显示,2013年全国地方政府在土地利用管理方面存在2万多个问题。抛开疑似纵火事件不谈,在此次平度的土地纠纷事件中,地方政府存在着哪些需要反思的问题?

  对此,新华社昨日评论说,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厘清政府与市场界限迫在眉睫。地方政府违规用地如何处理,我们拭目以待。让违规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形成有力的外部约束,给土地管理者以深刻警示。

传言:平度市工作组疑似进村上门问“同不同意征地”

【疑似工作组入村】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称,早上市里来了几十个人,上门询问“同不同意征地”“家里做什么的”。村民要求这些人出示证件,对方只说是市里工作组的。有村民抢下他们手中的纸,发现上面标着每家的位置及户主,有的人家被划了斜线。村民称,划线的都是比较“温和”的。

质问:媒体五问平度征地是否造假  

一问 征地材料是否造假?

  李荣茂称,火灾所涉地块的绝大部分,在2006年被征的这374亩地里。

  他回忆说,他任村委文书期间掌管村委印章,街道办的会都会参加。

  据他讲,2006年,香店街道办事处将辖区内杜家疃村、大窑村、何家楼村、战家疃村4个村的两委委员全部喊过去开会,“办事处副书记于某说,现在征地储备土地,过些年会升值。”

 李荣茂回忆,多名村干部当场反对。后来,街道办就把村支书、村主任还有文书分成三组,分别谈话,“意思就是谁不配合就下台”。

  很快,时任杜家疃村主任的杜高基,还有另外仨村的主任,均向各村文书要村委印章。“说要办材料,我意识到坏了。”

  李荣茂表示,他亲眼目睹街道办“经管办”里多名会计造假。他称,村委印章拿过去后,被街道办“代管”。首先是征地协议,由村主任签字,盖村委印章。其次,征地意见书中村民的签字、指印,均由街道办“经管办”的会计们伪造。“按规定,征地必须取得全村85%以上村民的同意。”

  李荣茂强调,当时街道办要求三不准,“不准召开村委会、党员会和村民代表会”。他的举报,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多名村民均表示“去年才知道征地”、“根本不知道地2006年就被变为建设用地”。李荣茂还表示,当时平度市还有其他街道办的村庄,有类似遭遇。

  对于李荣茂的举报,凤台街道办事处值班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平度市国土局土地供应科科长张海山称,举报的事不属于其科室业务范围。

二问 招拍挂程序有无违规?

  火灾所涉地块,为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元天业”)竞得,开发项目为“开元城·开元御景”。

  公示资料显示,“开元御景”项目总投资3.32亿元,项目地上部分主要建设9栋18-23层的高层住宅楼、14栋5层的多层住宅楼、沿街商业裙房及配套公共设施等。项目分二期建设,拟于2014年3月开工,2016年12月竣工,总建设周期33个月,项目建成后可提供住房计1394户,规划居住人数4182人。

  记者发现,平度市内以“开元城”为名的项目就有三个,合计占地面积近千亩。而“开元城·开元御景”,算是比较小的一个。据了解,“成元天业”背后,经层层控股,是青岛亘源地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官网显示,“多年来致力于城市高端大型综合性房地产、生态商务区、大型民生工程等项目建设”,在其开发的项目中,就包含平度开元城项目等。该公司官网上,还有一条平度官方称征地手续合法,补偿到位的新闻。

  青岛亘源地产究竟有无背景?竞拍土地程序是否合法?是网民关注的热点。

  不过,记者在网上,并未查到招拍挂的相关信息。

  昨晚,平度市国土局一工作人员表示,当天是休息日,记者可以将问题书面整理好,次日早上送到该局,该局会进行答复、提供相关资料。

三问 征地、施工等手续齐全否?

  平度官方消息称,火灾所涉地块围挡面积125.36亩,其中81.59亩(失火帐篷处于此地块中)严格按程序公开出让,土地供应手续完备。

  记者查到的官方资料显示,其中83.727亩(注:与平度官方81.59亩的说法有差别)确实在去年10月经过招拍挂,被地产商拍走,价格为1亿多元。

  剩余的40多亩呢?平度官方消息称,其属手续完备、补偿到位的国有土地。出于区域美观考虑,统一围了起来,今后根据建设需要再公开出让。

  “都没招拍挂,就把40多亩地围起来,谁知道想干啥?”有村民质疑。

  记者实地看到,被围地块进行过施工,中间修了条三四米宽的水泥路。

  那么,规划、施工等手续是否齐全?

  据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勇进介绍,有村民向平度市住建部门申请公开火灾所涉地块相关手续,得到的回复,却是附近另一块地的手续。

  记者实地查看,上述地块确非火灾所涉地块,但两个地块都是“开元城”项目,前者系“开元盛景”,后者系“开元御景”。

  回复材料显示,“开元盛景”手续齐全。记者看到,工地内还有“钉子户”。

 四问 村里留占青苗费、征地补偿款?

  平度官方消息称,截至2013年5月16日,火灾所涉地块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340余万元、征地补偿费604余万元已全部拨付到村。

  村民们表示,他们确实领了青苗费,每亩2.5万元。但是,被围地块138亩(与平度官方125亩的说法有异),其中84亩为69户村民所承包,他们只领了这部分地的青苗费,算下来共210万元。

  村民们称,其余54亩地,其中近20亩为村集体菜园,这些地的青苗费他们未领。

  “领了210万元,市里说给了340万元,还有130万元在哪?”有村民质疑。

  据悉,后来村里表示每亩地每年补助400元,根据承保合同剩余的时间,补助17年。村民们认为,这是“安置补助费”,但标准太低,许多人未领取。

  据刘勇进律师介绍,村民得到的补偿应该分三块:青苗费、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其中,土地补偿费从性质上来说,是给集体和村民的,但征地时就应附带的征地补偿方案,应该经过村代表大会通过,协商好如何分配。

  “所以,征地发钱应该按照方案,该打款给村民的,直接打给村民。”

  对此,平度市国土局土地供应科科长张海山称,根据该市规定,征地补偿费是土地拍卖收益减去青苗费、安置补助费、教育基金等杂七杂八的成本后,把30%给村里。他带着骄傲的神态说,这是平度出台的惠民政策。

  卖地收入1亿元,扣除成本后的30%(征地补偿费)只有604万元,是不是太少?而且,村民们称,他们并未拿到征地补偿款。

  对此,张海山只说,村里如何分配,那得看村里。

五问 被征地是不是基本农田?

  昨日凌晨,平度官方发布的消息称,火灾所涉地块经省政府批准,以两个批次全部办理农转用征收手续。

  官方文件显示,去年12月,针对信息公开申请,青岛市国土局(注:平度市为青岛市下辖的县级市)答复称,火灾事件所涉地块,已于2006年12月经山东省政府审批转为建设用地,批文系“鲁政土字【2006】1921号”。

  上述批文显示,2006年12月,山东省政府确实同意将香店街道办事处和城关街道办事处农用地266666平方米,转为建设用地。并且,“同意征收,用于城市建设”。不过,早报记者未查到批文详细附件。

  李荣茂表示,该批文就是2006年香店街道办事处材料造假获得的。

  据悉,农用地的范围大于基本农田,包括耕地、林地、草地等,而基本农田指受国家特别保护的耕地。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也就是说,省政府并不具备审批资格。

  杜家疃村被转为建设用地的农用地,是否为基本农田?多名村名称,被征地是“口粮地”,为基本农田,地质很好,每亩一季小麦可收千把斤。

  “如果是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山东省政府是没资格批的。那么,征地从根源上就是违法的。”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勇进表示。

  不过,平度市国土局土地供应科科长张海山明确称,所征地非基本农田。只是,他拒绝提供该市基本农田红线图。

  一个细节是,多名村民称,前些年,被征地田头有块基本农田的石碑,后来被推到,不见了。

  有村民分析,可能市里先将基本农田转为一般耕地,再申请转为建设用地,这样,就能避开国务院的审批,只要山东省政府审批就可以了。

  对此,北京律师张云祥称,只有一般耕地转为基本农田,没有基本农田转为一般耕地的说法,“这都是许多地方政府为规避审批搞出来的事”。

民声:平度村民:地被占了钱也没有我们吃什么

21日凌晨,一把大火将山东平度市杜家疃村农田里的一处帐篷烧毁,农民耿福林当场命丧火海,其他三人不同程度烧伤。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这场火灾有纵火嫌疑。

23日凌晨,平度市委宣传部在其官方微博承认,开发商存在“少批多占”的情况。

  火灭烟散之后,留下的是征地矛盾、农民守地、蹊跷火灾、“补偿协议”等一系列疑问。因征地引发公众事件,在平度已经不是第一次。这究竟是块怎样的地?征地背后有没有不能说的秘密?

21日公布的2013年国家土地督察公告显示,2013年全国地方政府在土地利用管理方面存在2万多个问题。抛开疑似纵火事件不谈,在此次平度的土地纠纷事件中,地方政府存在着哪些需要反思的问题?

对此,新华社昨日评论说,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厘清政府与市场界限迫在眉睫。地方政府违规用地如何处理,我们拭目以待。让违规违法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形成有力的外部约束,给土地管理者以深刻警示。

问题一 是否侵犯被征地村民的知情权

3月23日一早,杜家疃村响起了哀乐,这是从村民耿福林家传出来的,他于3月21日凌晨在帐篷里被烧死,随后,耿福林的尸体被火化,这一天是耿福林出殡的日子。

此次事件导致杜家疃村村民耿福林死亡,李崇暖、李德连、杜永军不同程度被烧伤。  记者调查了解到,村民目前不同意征收这120多亩的农用地,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认为被征土地没有合法手续,属于违法征收。二是给村民的补偿款太少,让失地村民为今后的生活顾虑重重。

村民李作明说,被征用土地没有合法手续:“不知道,从他们围起来知道的。有50亩没有手续,任何手续都没有。”

当地村民称,“村委会卖地从来不跟我们说,我们都不知道地卖没卖,卖给谁了。”迄今为止,村民只获得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而未获得其他任何补偿。大家都不知道土地为何被圈、圈走后的用途、如何赔偿等事宜。

对于村民的这种说法,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回应称,被征用土地早在2006、2007年就已经转为了建设用地。

而杜家疃村原文书李荣茂称,他从2002年到2007年在村里干文书,2006、2007年被征土地变更用地性质,是通过伪造村民签名和手印的手段通过的:“他们是用造假的手段,村民都不知道。他们造假我看见了。”

新闻背景:我国法律对行政机关征收农民土地作出了明确的程序规定,其中有多项涉及被征地村民的知情权。预征知情权指的是行政机关在准备实施征地之前应当将与征地有关的事实告知被征地农民。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规定:“在征地依法报批前,要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告知被征地农民。”与此同时,被征地农民还享有土地补偿知情权和征地批准结果知情权。

而当地政府在未经村民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就办理了土地审批手续,可能涉嫌侵犯被征地村民的相关知情权。

问题二 征地补偿安置政策是否落实到位

在此次事故中受轻伤的李德连的妻子官美华告诉记者,虽然村民们都拿到了青苗补偿费,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土地已经被村里卖了:“当时村委会欺骗俺,说青苗费是青苗费,地是地,你们先拿吧。”

村民李作明告诉记者,除了青苗补偿费外,被征地村民还可以领到剩余17年的土地承包补偿款,标准是每人每年400元。他认为过低的补偿标准让村民们无法接受:“别人我不知道,我种了点果树,二级育苗,每年这个季节,春天,一万五六千块钱。麦子这地也打一千五六百斤,这都是好地,苞米打一千七八百斤,一年3000来块钱,我们这地基本是好地。”

平度市委宣传部称:该宗土地经省政府批准,以两个批次全部办理了农业用地转建设用地手续,征收程序合法,土地补偿费已足额拨付。截至2013年5月16日,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340余万元、征地补偿费604万余元已全部拨付到村,其中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于2013年5月底钱全部兑现到村民手中。

但这一说法也引来质疑。村民们表示仅仅收到了每亩2.5万元青苗补偿费。

已经出让的81.59亩每亩成交价格大约为120万元,而每亩征收的价格仅仅为7.5万元。对此,平度市国土局供地科科长张海山解释,在土地征收收益中,30%的收益要返给村里,作为土地增值收益。

尽管村民和政府的说法不一,但明显能够看出,平度当地政府征地补偿迟迟不到位,是引发村民不满的主要原因。

新闻背景:2013年国家土地督察公告显示,督察发现,14个城市存在征地补偿不到位、安置不落实、被征地农民社保落实不到位等问题,拖欠征地补偿安置费用19.82亿元,未落实社保资金2.41亿元,涉及19517人。

问题三 开发商“少批多占”,土地出让是否违规

去年9月份,开发商将这里的土地围上围挡,仅在南侧留一个出口,但村民们仅拿到了2.5万元青苗补偿,村民们说他们不知道地有没有卖或者卖给了谁。3月23日,愤怒的村民们将靠近马路一侧的围挡推倒。

在国土资源部官方网站上,记者查到了一份名为“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平国土储告字[2013]14号”的文件,这份文件显示,争议地块位于厦门路南侧,苏州路西侧,土地用途为“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用地”,土地面积5.5818公顷(83.727亩),成交价1.0315亿元,受让单位为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但被围挡包围的土地面积大约将近130亩,也就是说,即使开发商已经拿到了83亩地的土地使用权,但还是“少批多占”了40余亩。

3月23日凌晨,平度市委宣传部通过其官方微博称,“3·21”事件涉及的拟施工地块围挡面积125.36亩。围挡中严格按照程序公开出让的土地为81.59亩。围挡中多出的部分土地平度市委宣传部解释为“为了该区域整体美观和施工临时需要统一作了暂时围挡,待今后根据有关项目建设需要再公开出让”。

记者看到,村民提供的土地承包合同显示,该合同的承包期是从1999年9月到2029年9月,总共30年。针对当地政府涉嫌非法征地的问题,一位李姓村民说:“今年的正月二十八,全村的大多数村民就因征地将平度国土资源局起诉到平度人民法院。已经立案,但还没有开庭。”

新闻背景:21日公布的2013年国家土地督察公告显示,部分地方政府存在违法违规办理土地审批手续的问题。主要有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审批建设用地;违反审批权限和程序规定,以签订征地协议、供地协议、拆分审批等形式,擅自批准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将未办理审批手续的土地直接转为国有建设用地。督察发现34个城市,涉及520个项目2147公顷土地存在该类问题。

[当事人言]

火把他全身裹住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口述人:李德连)

在21日凌晨的大火中,耿福林死亡,李崇暖、杜永军重伤在医院住院治疗,李德连受伤较轻,经过处理后已经回到家中。以下是李德连的口述(部分由其妻子官美华口述,但得到了李德连认可)。

谈事发火太大,灭火器即使会用也用不上

出事的帐篷里一共有5张床,2张是竹子做的,3张是铁做的。晚上9点半,年轻人都回家了,我们四人就准备睡觉。我睡在角落里上下铺铁床的下铺,耿福林睡在竹床上,如果没有上铺给我挡着,我也像耿福林一样了。

我睡觉时把装烟、打火机的衣服脱了,其他的都没脱,我们有约定睡觉不脱衣服,因为脱掉衣服的话万一被人袭击跑都跑不掉。

到了半夜,我感觉到脸上烤得很痛,我睁眼看,发现火已经把帐篷包围了,烧着的帐篷掉下来,我们的衣服上也着火了。

我们都往外跑,耿福林跑得慢摔了一跤,火把耿福林全身裹住,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我跑出来到旁边工程队的岗亭打电话报警,大火只烧了三四分钟就把东西都烧光了,救护车来到现场耿福林已经死了。

我们准备了4个灭火器,这是有人来袭击时我们防身用的,但我们不会使用,当时火太大,即使会用也用不上。

谈值守当晚我们没有在帐篷里生火

我们是3月5日开始守地的,当时是由村里的年轻人露天值守。后来我侄儿李作明花了1500元钱买了一顶帐篷,这些钱是村民自己凑的。

有一次施工队从我们村的变压器接电,村民把施工队的电拔了,施工队报警,我们听说要来抓人,就改由老人守夜。我们四个是自愿长期守夜的。

我们村里有两面锣,一面在我家,一面在杜建升家,有情况的话就敲锣。

上周六,外面来了200多人抢地。有人打电话到村里,于是敲响了锣,听到锣声后,村民们都涌出去了,手持铁锹、砖头、石头等,将这些人赶跑了。

出事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在帐篷里生火。

谈征地地被占了,钱也没有,我们吃什么

征地是从去年1月份开始的,有人来丈量了土地,到了4月份每亩补了2.5万元,说是青苗费。随后开发商把地上的庄稼推平了。村委会跟我们说这2.5万元钱只是青苗费,不牵扯到征地。我们既没有得到其他补偿,也没有人来,就又在这些土地上种庄稼。

到了8月份,地里的玉米已经长得很长,大豆也快满了,有人用推土机把这些庄稼又全部推平。9月份,有人在土地四周砌了围挡,砌的时候还来了手持盾牌的人。村民们去表示反对,但制止不了。

后来,村里的年轻人上网搜索发现,上报审批的只有80多亩地,但占了120多亩,村民们很生气。

我家被占了1.2亩,我家有5口人,一共只有这点地。地被占了,钱也没有,我们吃什么?我们会坚持到底。

 

 

知云网舆情云平台能为政府和企业提供基于云计算环境下的大数据分析和互联网感知产品及服务。

二维码扫描加关注或关注微信号”is8_com_cn“公众号“知云网

 


相关热词搜索:平度 舆情 村干部

上一篇:【舆情速递】北京市民医保存折扎堆取钱 官方:原资金仍随时支取
下一篇:【热点舆情】马航失联客机落入南印度洋 失踪客机8大疑问

分享到: 收藏